UAW与美利坚合众国三大劳工协议的议和都应用,新雇员上岗之初的工薪仅为最高薪俸的百分之八十

新华网北京3月30日专电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会员人数自二战以来首次不足50万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国3大汽车公司正经历大规模重建调整。

UAW与美利坚合众国三大劳工协议的议和都应用,新雇员上岗之初的工薪仅为最高薪俸的百分之八十。综合外电4月29日报道,加拿大汽车工人工会(Canadian
Autoworkers)和福特汽车公司28日就三年期暂行合约框架达成一致,这份意外提前缔结的合约可能成为该工会与美国其他汽车厂商谈判的样本。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与美国三大之间的谈判又来了。这是美国汽车工业遭遇危机之后,UAW与三大的首次较量。几经波折后,人们突然发现,今年的UAW和往年有很大不同。无罢工、有微笑、与三大分别签约,UAW“温柔化”的背后,是美国劳资关系的缓和,还是另有深意?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28日递交美劳工部的一份报告称,截至2007年12月31日,该工会约有46.5万名注册会员,而2006年年底这一数字约为53.8万名。

加拿大汽车工人工会主席夏格夫(Buzz
Hargrove)称,该协议冻结了薪资,同时下调假期工资,但避免了基本工资的变动。

美国三大差别对待

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的州立韦恩大学沃尔特·鲁瑟图书馆馆长迈克·史密斯说,上一次该工会会员不足50万人要追溯到1941年。而1945年时,这一数字已突破百万。

协议还阻止了美国目前采用的双重工资制度在加拿大落地。不过,新雇员上岗之初的工资仅为最高工资的70%,三年后可升至最高。目前在美国,新雇员的小时工资仅为老雇员的一半左右。

日前,UAW和通用达成协议,通用同意将入门级工人的每小时工资提高2~3美元,工会则同意通用为降低成本,将员工奖金与整个公司的业绩挂钩。

据路透社报道,工会会员人数连年降低与美国汽车销售速度减缓不无关联。受国外竞争对手的强烈冲击以及美国经济走软的影响,美国3大汽车公司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近年来已在美国国内减员数万人。

该工会表示,这份涉及约8,000名加拿大汽车工人的协议较9月份的最后期限提前了近5个月。

一直以来,UAW与美国三大劳工协议的谈判都采取“1对3”的方式,即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三家联合起来,由一家公司作为代表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进行谈判。不过,此次情况有所不同,与通用之间的协议并不能代表另外两家,UAW还要面对福特和克莱斯勒这两个难啃的骨头。

目前美国3大汽车巨头都在向汽车工人联合工会代表的小时工提供一次性买断机会,鼓励工人们自愿离职。2006年,6.7万多人通过这种方式离开了通用和福特汽车公司。克莱斯勒表示,计划于2009年前将美国国内现有4.5万个制造业岗位削减至2.3万个。

长久以来,因为加拿大提供免费医疗以及加元疲软,加拿大汽车业一直比美国汽车业有优势,但这些优势现在已不复存在,因为现在加元几乎与美元等值,同时美国汽车业通过近来缔结的协议已经使医疗成本有所下降。

UAW改变谈判策略,实属无奈。在上世纪70年代之前,日本、欧洲车企还没有进入美国本土的年代,UAW曾以针对美国三大车企各个击破的方式达到劳工会员们所要求的条件。一家企业遭到长时间罢工意味着,与另外两家相比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联合谈判则使三家车企与工会达成相同的协议条款。

报告同时显示,尽管会员人数减少、会费相应缩水,但汽车工人联合工会财政状况依然健康,总资产仅从2006年的12.6亿美元降至2007年的12.5亿美元。

加拿大汽车工人工会将于下周与通用汽车公司和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举行谈判。

然而,通用与克莱斯勒因为受到金融危机而实施了破产重组。由于在重组过程中得到了美国政府的贷款救助,作为条件,工会承诺将不采取罢工手段,这可以说是给了两家企业一块“免死金牌”。而由于福特并未破产重组,并不存在这个问题。

夏格夫表示,现在我们拥有了2008年与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谈判可参照的样本。

于是,在面对UAW时,美国三大的情况不再相同。通用与UAW的协议刚刚达成,克莱斯勒CEO马尔乔内便站出来喊“贵”,表示克莱斯勒和通用是处在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下,不能接受通用达成的条款。克莱斯勒2009年接受美国政府贷款后,于今年5月份刚刚还清,而这笔贷款的利息是19.7%。在过去两年中该公司因这笔巨额债务已经支付了20亿美元。马尔乔内表示,同样是在2009年破产重组接受贷款,克莱斯勒得到的是8亿欧元的债务,相比之下通用相当于获得了500亿美元的资金。

加拿大德罗希尔汽车咨询公司(Desrosiers Automotive
Consultants)分析师Dennis
DesRosiers表示,与福特缔结的协议对通用和克莱斯勒不利,后两家公司正希望每小时能节省逾30美元。

美国三大各自情况的不同,使得形成统一协议成为不可能,联合谈判也就失去了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说,UAW的这个变化实在是金融危机余波下的无奈之举。

DesRosiers称,协议约定的与这一数字相去甚远。只有一件事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对于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来说,加拿大的成本仍然是世界最高的。

UAW的温柔攻势

DesRosiers表示,如果下一步遭遇裁员,美国汽车工人可能会寄希望于加拿大。加拿大目前还没有遭遇裁员风波。

作为三大之中唯一一个在金融危机中存活下来的车企,福特的工人们显然希望在危机过后得到更多的薪资补偿。然而,在和福特的谈判中,UAW始终没有使用罢工这一重量级武器,人们看到的只是UAW和福特的谈判代表微笑着坐在谈判桌前。日前,UAW方面宣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罢工不是必要的手段。现任工会领导人鲍勃·金更在7月份谈判初期表示,UAW必须改变美国当地外国车企对工会的“偏见”,传递出更多积极信号,为工会展现出更正面的形象。

与福特的这份协议必须经加拿大汽车工人工会工人批准。

是什么让UAW变得如此温柔?此前的一份预测报告或许能说明问题。报告指出,如果UAW再不做出改革,在三到五年之内美国工会将成为底特律下一个面临财政危机的组织。作为美国最富有的工会组织,UAW目前拥有10亿美元资产。但自2007年汽车工业危机以来,UAW不得不变卖地产、股票来弥补收支缺口,这意味着工会本身的造血功能出现严重问题。有数据显示,2009年工会的资产下降了4400万美元,照这样的速度计算,差不多20年工会将无法维持自身运作。

本文版权为盖世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

由于美国三大车企近年来业绩不佳、不断裁员,UAW的会员大量流失,汽车业的低迷导致30多万会员离开工会。路透社最新研究报告显示,会员的流失导致UAW入不敷出。在这种情况下,发展除美国本土三大企业以外的新会员是工会未来发展甚至生存的关键,这也成为UAW展开温柔攻势的根本原因。

围绕前途的博弈

外国企业自70年代进入美国本土以来,为避开工会大多在南部设厂,每年不惜花费重金阻止工会在企业内的渗入,避免工人以罢工来要求薪资,从而将员工成本控制在相对底特律三大来说较低的水平。为了改变负面形象,赢得更多南部会员,目前工会一方面拿出更多的钱进行造势活动,另一方面改变策略,在与三大的谈判中尽力表现得更加友好、温和。

UAW的怀柔策略能否奏效,目前尚不可知。然而,对于美国三大来说,抓住UAW的这个软肋则可以在谈判中为自己赢得更多筹码。

于是,面对UAW的谈判条件,马尔乔内拥有了一张王牌,那就是他可以在意大利工会和美国工会之中选择更为厚道的一个。有消息称,克莱斯勒正在考虑到底将吉普Compass生产线建在美国还是意大利。另外,为了降低成本,马尔乔内甚至有可能将原本要在意大利生产的阿尔法·罗密欧SUV在美国生产再出口欧洲,具体的决定有可能在近期出台。在这种情况下,谈判双方的力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UAW必须面对维护权益还是失去会费这样的两难选择。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