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湖实行的是‘三班倒’生产制,其实关于锦湖轮胎爱鼓包的共识

我国不仅缺乏类似的专项机构和管理机制,而且整个轮胎行业甚至依旧在采用着10几年前的过时标准!

“真认错”“假停产”“待召回”

在日本遭遇9级强震的同时,中国的汽车配套产业正经历着另一场地震:央视3·15晚会上曝光的锦湖轮胎“返炼胶”事件,不仅让整个轮胎行业都笼罩在阴霾之下,甚至连不少整车生产企业也受到牵连,纷纷与闯祸的锦湖天津厂“划清界限”。这件事情并不复杂,昔日鼓励学习推广的轮胎橡胶环保再生技术,却因为锦湖天津工厂生产环节的混乱,转身成为偷工减料的黑典型。再结合众多的轮胎鼓包投诉,锦湖俨然已成为谋财害命的凶手。但对于这件事,我仍有几个疑问。

锦湖轮胎“三重门”

“返炼胶”与“鼓包门”之间是否有必然关系?我虽然不是轮胎行业的专家,但通过了解得知,导致轮胎胎壁鼓包的最主要原因,在于硬物与轮辋挤压轮胎(比如车辆突然碾过大坑,或者快速爬上路沿等情况),使轮胎的侧面帘线结构遭到破坏,缺乏帘线的支撑,胎壁橡胶难以负荷胎压,便造成了鼓包。其实我们都知道,一些原装进口的高档轮胎也存在为数不少的鼓包投诉,那只不过是因为,为发达国家优越路况设计的胎壁帘线过于脆弱,难以应付中国的苛刻路面,似乎并没有人将其归咎于橡胶的质量。轮胎虽然由橡胶包裹,但决定其强度的关键却更在于其内部的尼龙、纤维和钢丝。滥用返炼胶确实可能给轮胎的性能质量带来负面影响,而锦湖轮胎的鼓包投诉确实也相对多,但是否这就表明鼓包与返炼胶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在没有经过科学的分析和测试之前,我表示怀疑。

3月29日下午五点多,锦湖轮胎公司天津滨海厂区门前,十多辆接送员工上下班的锦湖大巴一字排开,旁边的出租车司机也在耐心地等待着乘客,一位开着昌河车来卖水的商贩将各种饮料依次摆开,在稍微偏离锦湖大门正对过的旁边,烤肉串的炉火也开始烤炙出阵阵香味……

惩罚锦湖的依据何在?我绝不是为锦湖鸣不平。事实证明,锦湖轮胎确实是投诉的重灾区,而在央视的暗访视频里上镜的那些杀猪匠造型的工人,也折射出锦湖在生产环节确实非常不严谨。但若以滥用返炼胶为理由对其进行处罚,我还是不太理解。国家标准里有限制轮胎橡胶中返炼胶比例的条款么?当然是没有。锦湖充其量只能算是未严格按照企业内部标准进行生产而已,这个问题似乎并不由质检总局管辖。

看起来,自“3·15”遭央视曝光超标使用“返炼胶”两周来,早已被国家相关部门责令停产的天津锦湖轮胎,真实情况并没有外界想的那样严重。

质检部门做了些什么?其实关于锦湖轮胎爱鼓包的共识,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形成了。但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尽管消费者们的投诉和抱怨此起彼伏,但我们没有看到质监部门采取任何实质性行动,直到央视曝光。让我们将视线转向美国,美国市场经历了多次轮胎召回事件,其中也包括曾轰动世界的2001年泛世通350万条轮胎召回案。在这些召回案例中,起主导作用的正是美国国家公路安全管理局。从收集轮胎使用信息,到调查取证和产品测试,直至最后的要求召回,美国国家公路安全管理局管控着所有环节。而我国不仅缺乏类似的专项机构和管理机制,而且整个轮胎行业甚至依旧在采用着10几年前的过时标准!如果锦湖那些爱鼓包的轮胎们通过了这一标准的话,那我可真的要同情一下站在电视镜头前向民众们道歉的锦湖轮胎中国区总裁李汉燮了,至少,有关部门的某些负责人,也应该同台,为自己工作中的不科学、不严谨和不作为,向民众们道个歉。

“一直以来,锦湖实行的是‘三班倒’生产制,现在白天不生产了,但夜间的生产工作还在继续。”据一位这几日进入过天津锦湖生产车间的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车间地面头天进去还是干干净净的,第二天进去就会看到明显的生产尘粉,“虽然被国家暂停了13张3C认证证书,但工厂晚上肯定还在生产。”

是“屡教不改”还是另有隐情?天津锦湖“违规”源于工艺问题还是管理问题?带着诸多悬疑,记者逐渐深入到了锦湖轮胎内部。

停产两套标准

按照天津锦湖生产部某人士的说法,自3月15日遭到“曝光”之后,天津市和滨海新区质监局就进入锦湖公司进行了执法检查、抽样送检,并责令该企业在事实查清前停止相关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工作;3月16日,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即暂停了锦湖轮胎产品的13张3C认证证书,责令相关产品不得出厂销售。

但记者注意到,在3月29日上午,天津开发区锦湖轮胎厂区正门内,还有不少运输车在等待装卸轮胎,有的则在厂间不停穿行。在锦湖轮胎正门处,一位正在等待取车的长期帮锦湖运送原材料的货车车主表示,自己的车虽然空无一物,但锦湖轮胎仍然将其车扣压,防止外界看到车辆进出,并以为工厂仍在生产。而在锦湖轮胎正门某处贴出的公告亦称:11点到13点车辆一律不允许进出厂区。而厂区内也有员工告诉记者,这里生产并未完全停止。

当记者把锦湖轮胎晚间还在生产的问题抛向天津开发区管委会的一位负责人时,该人士随即表示不相信,但她随后又表示,锦湖轮胎被叫停的是针对在国内生产和销售的3C认证证书,因此,锦湖轮胎很可能是在生产出口国外的产品。

据了解,锦湖轮胎在中国生产的产品中有50%都用于出口,且主要出口到欧洲和美国市场。“欧美国家在轮胎方面的认证标准本来就比中国要高得多,而他们最近几年还在频繁提高标准。”一位轮胎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从2007年6月起,美国开始实施“FMVSS139轮胎测试标准”,其最大的特点是安全参数比原来的标准更加严格;欧盟方面,新的《化学品注册、评估、许可和限制制度》也在2007年实施,该政策规定轮胎企业需要对约三万种化学品进行安全评价,“而我国目前执行的轮胎质量标准还是20年前发布的标准,多年来未曾有过任何改变,已经严重滞后于目前汽车和道路的发展速度。”

既然如此,如果锦湖轮胎还在生产出口欧美的产品,那至少能够说明这部分产品是满足严苛的要求的,但问题是锦湖轮胎生产的面向中国市场的产品为何就出现了质量问题呢?难道在面对欧美市场和中国市场时,锦湖轮胎使用了“双重标准”?

对此,来自锦湖轮胎上海总部的市场部科长赵华桥回应称,天津厂区是否彻底停产需进行了解。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方一直未给出相关信息。

工艺多次诿过

其实,早在被央视曝光之前,锦湖轮胎的“质量问题”就已经多次出现了。

根据国家质检总局网站披露的锦湖轮胎“前科”有:从2007年年底到2008年年初,众多车主指锦湖轮胎存在严重质量问题;2008年,锦湖轮胎配套的别克凯越出现“异常鼓包”现象;2009年5月,中消协公布2008年接到495例针对轮胎的投诉,其中较为严重的是锦湖轮胎的鼓包和侧面裂纹问题。

但来自消费者的呼声,不仅长期未能得到锦湖轮胎高层的重视,反而不断遇到锦湖轮胎的“推诿指责”:2009年6月,时任锦湖轮胎销售公司总经理金炯均表示:“锦湖生产的2480万个轮胎都不出现鼓包那只有上帝才能做得到”,是“消费者使用不当”。

被曝光后的第二天,锦湖轮胎也先是“拒不认错”,表示其用于轮胎生产的“返炼胶”并非次品,不存在质量问题。直至3月21日下午,锦湖轮胎中国区总裁李汉燮才通过央视《消费主张》栏目正式向广大消费者发布道歉声明,称经调查发现了“被报道的工段”存在不按照公司的内部标准进行生产的事实,也确认了锦湖轮胎天津工厂经营层和管理监督人员疏于履行职责的事实。

但对于天津锦湖到底不按工艺标准生产的工段范围有多大、产能几何、锦湖内部的“返炼胶”如何定义等敏感话题,锦湖并未表示出足够诚意,语焉不详。

据了解,原化工部橡胶司于1991年5月制定的《子午线轮胎工艺技术若干规定》中明确规定,胎面压出工艺中返炼胶均匀掺用比例不大于20%;胎侧胶、胎肩垫胶、三角胶压出工艺中返炼胶应按胶种不同分开回炼,出片后掺用,掺用比例不大于20%。

只不过,自1998年化工部撤销后,《规定》的作用就被逐渐淡化了,相关质检部门此后也并未按照《规定》来对轮胎产品进行检测,只是这次锦湖轮胎被曝光之后,《规定》才又被重新翻了出来。对此,国家质检总局相关负责人仅表示,一切都要等调查化验结果出来后再做解释。

轮胎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轮胎主要分为胎冠、胎侧和胎基三部分,胎冠触地面积最大,要求最高,央视镜头曝光显示,锦湖轮胎主要在胎侧部分掺用了大量返炼胶,掺用比例在30%以上,因此,才有了前述消费者投诉的锦湖轮胎侧面裂纹和鼓包问题。

就此,记者又向赵华桥求证,但赵仅强调锦湖轮胎的“返炼胶”并非“次品”,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角料”,但对于更多信息,他以开会为由回绝了记者的采访。

管理:沟通不畅

在锦湖轮胎事件愈演愈烈的同时,为了消除不利影响,锦湖轮胎在3月21日对外宣称已经免去了三位当事责任人的职务。经记者调查得知,这三人分别是天津锦湖轮胎公司总经理、生产部部长和品保部部长,且均为韩国人。

据记者了解,在2011年年初,锦湖轮胎更换了大部分管理层,现在的中国区总裁李汉燮就是1月份刚刚上任的;同时,锦湖轮胎的公关负责人长期空缺,导致消费者反映的质量问题很难得到韩国高层重视。

对此,赵华桥表示:“目前我们公司内部正在积极工作,收集必要信息,并与各方紧密合作。”

“在锦湖,先前科长级别的人大部分都是韩国派驻人员,今年开始他们打算缩小这个比例。”上述人士称,在将中国作为重要目标市场之后,主要定位在中低端轮胎市场的锦湖已经意识到了上述不足,2010年锦湖轮胎还曾组织了一批记者、消费者前往天津工厂参观。

而据熟悉南京锦湖轮胎的业内资深人士透露,南京锦湖工厂属于合资公司,韩方虽然占70%以上股份,但南京锦湖总经理黄国忠是中国人,管理上“很强势”。该资深人士称,“而天津锦湖属于韩方独资公司,韩国人占据了所有主要岗位,这虽然能提高效率,但管理上缺乏制衡、本土化不够成为天津锦湖管理上的先天不足。”

此外,上述资深人士还表示,锦湖轮胎的母公司韩亚集团,涉及行业众多,而金融、银行、航空等产业在韩亚集团中的重要性要远远高于轮胎行业,所以,与其他一些专注于轮胎行业的企业相比,锦湖在轮胎工艺上的积淀也并不深厚。

暴露于阳光之下以后,锦湖轮胎未来究竟将走向何方尚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国家质检总局对其抽样检查的最终认定结果出来之前(天津开发区质监局称最终认定结果将在两周内公布),锦湖轮胎还要战战兢兢地等待着。那在这之后呢?

本报记者何勇对本文亦有贡献

资料链接

什么是返炼胶?

炼胶是轮胎生产中的一个工序,即将橡胶、炭黑、硫化剂、促进剂、防老剂等原料混在一起,在炼胶机里炼制,成为混炼胶,进行质量检验后,用于下面的生产工序。检验不合格的混炼胶,作为原料按比例掺到下一次炼胶中,这些不合格的混炼胶,就叫返炼胶。

我们需要怎样的监管?

王永强

在锦湖轮胎中国区的管理混乱和沟通不畅问题被曝出的同时,此次“锦湖门”事件中,国内质检部门也被推至风口浪尖。

在天津调查期间,《中国经营报》记者自下而上地询问了天津开发区质检局、滨海新区质检局、天津市质检局及国家质检总局的相关人士,但得到的答复几乎一致:化验结果尚未出来,国内又缺乏相关标准,针对锦湖轮胎于3月21日对外公布的召回方案,截至目前尚等待批复。

确实,对于轮胎的耐磨性和耐久性的实验测试需要时间,但锦湖轮胎正在被1000万辆汽车使用,消费者的利益再次被排在了“监督标准缺失”和“需要实验结果”之后。

至于下一步的轮胎召回措施,汽车业内专家贾新光表示,质检部门虽然面临产品检验设备和资金上的实际困难,但目前的检验程序和未来监督方式都可以更合理:当下,质检部门检验的轮胎产品主要来自于企业“送检”,而不是质检部门到市场上去“抽检”,这样的检验结果显然有失公平;未来,如同“瘦肉精”检测不可能一头一头猪挨个化验一样,重视消费者投诉,发现投诉后立即启动调查反馈机制才更为合理。而抽检和重视投诉也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

现在的问题是,消费者的投诉热情要被调动,至少应让其投诉得到反馈。如果不能从制度上建立起一整套细则,公众投诉之后得不到回应,漫说权益却无法保证,甚至连进展都无法知晓,眼巴巴等待一个调查结果,相关部门的“权威”怎能得到确立?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