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湖轮胎能够是其余贰个协作社,那是锦湖轮胎与整车创设商互相之间在绑架

李汉燮一鞠躬,事情就结束了。

这是一个被绑架的真实故事。

由中国央视发起的对锦湖轮胎天津工厂返炼胶生产轮胎事件的调查,终于在这家韩国轮胎生产商中国公司董事长李汉燮的道歉声中收尾。这一刻从事件发生之初,就基本奠定了这样的基调。

在锦湖轮胎中国公司董事长李汉燮通过媒体表态,为这家韩国轮胎制造商以“产品无瑕疵”而进行召回时,他们其实是在实施绑架,但凡使用锦湖轮胎的整车制造商都是其帮凶。特别是在锦湖轮胎的丑闻曝光后,与其媾和的整车制造商都难辞其咎。

其实,为什么选择锦湖轮胎作为代表是一个秘密。在已经过去的这个日子里,总有一个锦湖轮胎的同类。2012年,也会产生一个新的锦湖轮胎。所以,锦湖轮胎可以是任何一个企业。中国汽车消费者的权益,也远非一个锦湖轮胎能代表。

是的,如果锦湖轮胎不再供货,那么中国的很多整车制造商都会处于半瘫痪状态。前提是中国在整车制造商不选择中国本土公司生产的轮胎。在合资品牌的低端市场,锦湖是最大的供货商。正是在这一铁的事实面前,锦湖轮胎才有了更多的理由翻供。这是锦湖轮胎与整车制造商相互之间在绑架。在这一层关系中,锦湖处于明处,整车制造商处于暗处。

锦湖轮胎能够是其余贰个协作社,那是锦湖轮胎与整车创设商互相之间在绑架。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遵循着同样的逻辑。事件发生后,锦湖轮胎声明,央视对返炼胶轮胎的界定“并不准确”。而准确的是什么,锦湖轮胎没有说得很清楚。很快央视又对事情进行了报道,这才引来了李汉燮的道歉。

这样一来,中国的汽车消费者失去了更大范围的选择余地。他们只能选择继续使用锦湖轮胎的产品。这种关系具有柔和的强制性。在整车制造商的强势选择面前,中国的汽车消费者处于绝对的弱势位置。通过整车制造商,锦湖轮胎部分攻破了中国汽车消费者的防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汉燮说:“我希望消费者能感受到锦湖还是比较好的企业,只不过在这个时间段有一些不足的地方。”这是对中国汽车消费市场发出的试探性反攻。

一个不容忽视的插曲是,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在李汉燮的歉意之前,计划取消锦湖轮胎的3C认证标准。而在歉意之后,这个认证则被保留了。

如果锦湖轮胎的问题没有被曝出来,那么这些所谓的“不足”也就不存在了。换言之,在锦湖轮胎召回的过程中,有部分品牌的消费者自费更换了其他品牌的轮胎,那么这样的动作也就没有了意义。或许,这并非是李汉燮本人真正想表达的意思,但他的确没有把更真实的信息说出来。一种更能让中国消费者接受的态度,并没有如李本人在CCTV道歉后,真正到来。

在李汉燮道歉时,锦湖轮胎会“在最短时间内确定锦湖轮胎有限公司没有按照公司内部标准生产的产品范围后申请召回”。那么,到底谁使用了锦湖轮胎天津工厂的轮胎则没有细节。这需要锦湖轮胎与使用其轮胎的整车制造商进行协商,这一过程同样具有足够大的弹性空间。

这也间接验证了在事件发生之时,锦湖轮胎首先指责的是媒体观察这件事情的角度,而不是其产品本身,是值得推敲的。按照跨国公司对产品制作流程的控制,这样的问题不会仅仅在一个工厂发生。严格的流程控制标准不会撒谎。那么,在事实面前,一定有人没有说实话。

现在,上海大众、一汽大众、东风雪铁龙、东风标致已经与锦湖轮胎天津工厂进行了区隔,那么锦湖轮胎会选择谁作为最后的使用对象呢?

在这件事情中,最为严重的绑架发生在锦湖轮胎与监管机构的较量中。这样的案例在中国汽车市场俯拾即是,很容易被忽略。李汉燮对媒体的表态,在很大程度上是要给监管者与其利益集团来观摩的,以此达到平息来自消费市场的质疑。

我的基本判断是,既然锦湖轮胎是一家韩资企业,那么韩国现代、起亚在中国的制造商应该是其最大的客户。这是由韩国财阀之间的特性决定的。在没有官方声明之前,权且等待。但我相信,在中国汽车市场,利益会很自然的决定一切。

作为一家跨国制造商,锦湖轮胎在南京、天津、长春等地建立了工厂,这会给当地带来数额不菲的税收与就业。在中国,这是最大免死金牌。有了这些利益保证,各地的监管机构会以怎样的标准进行监管,是可想而知的事情。此时,不要再去谈论那些冠冕堂皇的制度以及这些制度所包含的伟大意义。事已至此,此事已与伟大无关。事发后,锦湖轮胎建立生产工厂的地方监管者无一出来作出让人信服的表态。这一过程只需要看一下锦湖轮胎在3C认证事宜上的操作即可知晓。如果要论说制度,最好是在彼时,将所有的细节诏告天下。

与这种逻辑同样出现的是,当市场呼吁锦湖轮胎召回问题产品时,专家与学者说中国没有召回轮胎的先例。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的光环,已让中国汽车失去了基本的理性思维。就在中国热议锦湖轮胎天津工厂事件时,德国大陆轮胎美国公司决定召回福特F250与F350使用的39.07万条轮胎。影响更大的是,10年之前,福特与凡世通轮胎的召回与交恶事件。巧合的是,彼时美国是当时毫无争议的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

有了这一缓冲屏障后,锦湖轮胎很容易就把问题推给汽车轮胎制造的行业标准,允许添加的返炼胶的比例究竟是多少。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后,落后的行业标准已经成为其最大的病症。但迄今为止,中国汽车很难拿出体系化的制度。即便能有这样的制度出台,在具体的执行层面,同样会面临重重阻力。整车召回制度已经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所以,当锦湖轮胎以行业标准为由进行反驳时,中国的行业监管者没能拿出给力的说法。

所以,维护消费者的权益并不是一种恩赐,更不会是商业秀。现在,中国是世界大汽车市场,给世界范围内的消费者以同等的对待,更不应该仅仅是一种口号。所谓的特色,绝不应该成为轮胎生产商与整车制造商的护身符。

在眼下的中国汽车市场,当利益与制度发生冲突时,利益一定会占上风。从事态的发展可以看出,锦湖轮胎已经开始由守转攻。行业监管者以利益为重的管理方式,注定了锦湖轮胎丑闻最后只能是一起葫芦案。把这种中国特色与福特汽车和凡世通轮胎之间的“反目”对比,高下立现。

被格外关注的是锦湖轮胎天津工厂,那么锦湖轮胎南京的两家工厂、长春工厂生产的产品怎么样?

行业监管者的不作为,致使锦湖轮胎成功实施了绑架。而中国的汽车消费者成为这个棋局中最大的输家,他们无法获知自己使用的锦湖轮胎是否安全。与对欧美市场的奢望相比较,造成这种局面,谁应该承担最大的责任?

在已经出现的信息中,锦湖轮胎南京工厂也曾爆发过质量问题,而且波及的范围相当广泛。只是,南京工厂并没有被央视挑中。

一位高管的亲戚可以发起一场震动中国汽车市场的召回,而以万为单位的配备锦湖轮胎的汽车消费者以及他们被代表的权益,成了这起丑闻中最大的陪衬。如加拿大学者乔尔·巴肯在《公司》中所言,公司统治着人们的生活,具有足够强大的权力,却没有任何道德可言。

失去了权威,中国汽车消费者也就失去了所谓的权益。他们能拥有的只是不满,而不满也就仅仅停留在各自的腹中。

根据各种统计,中国汽车消费者的汽车投诉一直处于急速的上升状态。锦湖轮胎天津工厂只是不走运被央视挑中,那些没有被类似央视这样的机构曝光的会更多。当然,这也是中国汽车消费市场的现状。

在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中,消费者相互冲撞,他们缺乏相应的制度来保护自身的权益,而政策制定者则只会做事后亡羊补牢状,出台任何制度都会被各方利益冲淡,消费者不可能被置于优先考虑的位置。

消费者像羊群一样处于松散的放养中,而他们也乐于在盲从中自我满足。经济学上将此称之为羊群效应。中国市场具备经济学家为此提出的各种标准。

所以,中国汽车市场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羊群市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